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132232神奇网站 >
牛魔王开码结果江轸光先生与扬州中学
发布时间:2019-11-03

  江轸光先生1915年至1920年就读于扬州中学的前身江苏省立第五师范学校(简称“省立五师”),1948年至1960年又任教于扬州中学,与扬州中学有着不解之缘。

  近日,翻阅扬州中学面向广大校友、内部交流的一份报纸——《扬中校友通讯》(简称《通讯》)时,意外地发现,江轸光就读于省立五师时,用的名字竟然是江锡昌!

  事情的起因是,1983年1月,扬州中学给包括江轸光在内的校友们各寄去一封信,并附上校友登记表。江轸光很快填写好表格寄给学校。《通讯》的编辑,根据已经收到的表格,整理出第一批的校友通讯录,刊登在1983年6月第1期《通讯》上。通讯录中,明白无误地写着:“姓名:江轸光,在校用名:江锡昌。”

  而在网上查阅介绍江轸光的文章,除扬州书画家张宴公编写的《扬州画苑续录》外,再无其他文章提及“江锡昌”这个名字。

  旧时,人们往往既有“名”,又有“字”。如朱自清,名自清,字佩弦。那么,先生是名锡昌,字轸光吗?抑或,是改了名字?如朱自清,原名自华,后改名自清。先生是原名锡昌,后改名轸光吗?我就此咨询了江轸光的女婿程桂鑫,答复是“待考”。

  此路不通,另辟蹊径。能否在省立五师的资料中找到答案?工夫不负有心人。果真,在《江苏省立第五师范学校校友录(民国十二年度)》中查找到了:“姓名:江锡昌,字:轸光、谔言。”这又是一个意外的发现:轸光确是字,还有另一字为谔言。先生以字“轸光”行于世,以至于人们熟悉江轸光,极少知道江锡昌,更无人知晓江谔言了。我将这一发现告诉程桂鑫,他回复说“十分珍贵”。至于为何先生有两个字,倒真的需要“待考”了。

  江轸光在省立五师读书时,美术教师为中国近现代著名画家、书法家和艺术教育家吕凤子。

  吕凤子在省立五师的演讲《美育与美术制作》中,提出“和谐教育”的观点,希望在和谐的状态中提倡美育,构成社会的任何个人都能各尽其变、各竭其能。这篇演讲后收入了《吕凤子文集》。

  吕凤子在省立五师编写了教材《凤子口述艺术解剖学》(又名《凤子述人骨画法》)。这本教材图文并茂,牛魔王开码结果,把整个人从头到脚的骨骼都描述得细致入微。艺术解剖学是美术专业的一门课,是从造型艺术角度研究生物结构的科学。据有关资料显示,中国近代正规美术院校均开设艺术解剖学为必修课目,而当时的省立五师以培养中学师资为办学方向,并非美术院校美术专业,却开设这门课,可见学校对美术教育的重视。

  江轸光在省立五师受吕凤子教益,酷爱绘画,并成为吕凤子的入室弟子。他晚年曾由衷地说:“凤先生是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老师。”书画家、鉴赏家萧平先生对此评论说,凤先生是轸光先生艺途(含教育)的先导与榜样,奠定了轸光先生及其艺术的基调。轸光先生正是通过凤先生,接上了“扬州八怪”,甚至石涛、徐渭艺术之脉。他曾创办工艺生活学校于镇江,仿佛凤先生创办的正则女校,目的都在探索用新教育育人救国的道理,所以他们又同是爱国的艺术教育家。

  1919年出版的《江苏省立第五师范学校校友会杂志(第一期)》刊载了吕凤子的论文《图画教法》,内附有学生的画作12幅。其中就有江轸光画的《扬州塔》和与另一位同学合作的《菊花》。可见那时江轸光虽不到20岁,就已崭露头角,令人刮目相看,得到吕凤子的赏识。

  江轸光省立五师毕业后,就读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,而吕凤子也到了这所高校任教,任教授兼教务主任。江轸光再次受教于吕凤子。

  江轸光高校毕业后,任教于江苏省立第六中学(后改名为江苏省立镇江中学,几年后又改名为江苏省立镇江师范学校),而吕凤子也离开了高校,出任这所学校的校长。江轸光又得到吕凤子的耳提面命。

  江轸光在教育园地辛勤耕耘了二十多个春秋,而在扬州中学任教达13年,他对学校有着深厚的感情,并转化为教书育人的动力。

  在学生们的眼中,江轸光当时五十岁左右,个子高高的,人很和蔼,也很威严。教学一丝不苟,平时低声细语,但上课时声音洪亮,有问必答,从无嫌烦之意。

  江轸光在向学生传授书画基础知识的同时,还教学生如何捏、雕泥塑,刻制木、竹工艺品等。学生们先用黄泥雕成香蕉、苹果等水果以及千姿百态、栩栩如生的人物,然后用各种色彩涂到泥塑上,从而增强了自身的模仿能力和调色能力。一次,江轸光要求每个学生买一片竹片,用各种字体刻字。一位同学刻写隶体“真善美”三字,前两个字刻得比较马虎,当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将作业交给江轸光时,害怕老师会狠狠地批评自己。江轸光仔细看后,微笑道:“整幅作品自然不美了,但‘美’字还是刻得不丑的。你要继续努力学习,将来定能大有作为!”江轸光还强调说:“最可贵的是你不像那几个纨绔子弟学生造假,那些人花钱用别人刻写的作品来糊弄老师,实是自欺欺人啊!”江轸光的这一番线岁的少年颇受教益,懂得了正直诚实做人做事的道理。

  江轸光有一位学生叫张世椿,是雕塑家、画家、美术教育家。他中学时代即显露艺术才华,初中毕业就保送进了中央美术学院,读本科,读研究生,毕业后留校。1985年,《江轸光书画辑》面世。张世椿看了以后,当即写信给恩师江轸光。信中写道:“因外出差,返京后见到你的画辑,深为激动。老师为致力于祖国绘画教育事业,不但勤于孜孜不倦的教导、培养了一代新人,而且在绘画艺术及美术理论、绘画实践中创作了不少优秀的国画、书法作品。这种不断探求精神值得后辈学习。尤其先生高尚的人品、开阔无私的胸怀可为一代师表,也给我留下难忘的印象。这些使我在从事艺术教育事业中常引以为榜样。”对老师的敬仰、感激之情溢于言表。

  江轸光另有一位学生叫左庄伟。他回忆说,扬州中学是一所完善而高水平的名校,有专职美术教师和专用图画教室,还有美术组织,美术教师是苏中著名画家江轸光。从那时起,我才真正开始了可以称得上的绘画学习,我的作品不断发表在班级墙报上,还被选用作报刊刊头。也就从那时起,我在年级里已经是小有名气的小画家。因父亲调入省城南京工作,我毕业后经江先生推荐,以素描第二名的成绩考取了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。左庄伟毕业后留校,曾任美术史论系主任,后为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。

  江轸光还有一位学生叫宋亚亭,年幼时就喜爱画画。他在扬州中学读书时,受江轸光启蒙,后来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,专攻中国画,深得多位大师的笔墨真髓。其作品传承传统,功底深厚,画风清新、典雅,超凡脱俗,尤其擅长画鱼。

  丁春滋也是江轸光的学生,五十多年后,他对当年在扬州中学读初中三年级时,美术课上画秋菊,先单线勾勒,再涂上金黄颜色,得到江轸光的指导,印象仍然非常深刻。他回忆说,当时我们作画用水彩画纸,先用软铅笔打底稿,画的是一大朵盛开的菊花,花瓣像瘦长的如意,瓣端带钩的那种。底稿打好后,需经过江先生审查通过,才能着色。颜色不是大笔涂上去的,而要一瓣瓣地涂。着色需有浓淡变化,才能画出花瓣的层次感。他在画画的过程中,感受到先生俯身指点的亲切与严格。这幅画得了个“优”字。他把它贴在卧室床头,得意了很久。丁春滋后来没有成为画家,2954财之道,2954财之道资料,2954财之道图片,2954财之道论坛,2954财之道主论坛但他的绘画特长在他1958年支边到了北大荒后,有了用武之地。在农场,连队里出黑板报的任务,往往交给丁春滋。他还曾爬到屋顶上,刷过大标语,每个美术字有一间房子的面积那么大。

  江轸光在扬州中学任教期间,不仅以其卓著的学识,受到师生敬重,更以其强烈的爱国心,深受师生爱戴。

  扬州日报记者丁鹤林在一篇文章中记述:1949年1月25日,古城扬州获得了新生,全城人民载歌载舞,欢庆扬州解放。江轸光心情无比激动,兴奋地对学生说:“解放了,这下中国有希望了!”他不顾疲劳,挑灯夜战,在大幅宣纸上很快画出了巨幅墨笔毛主席画像,悬挂在学校树人堂,学生们皆引以为自豪。学生排演活报剧,他连夜画布景,帮助化妆,忙得不亦乐乎。他还用壁报、画廊等形式,进行生动活泼的爱国主义教育。

  抗美援朝运动中,扬州中学校长黄应韶带头送子参军,学子们争先恐后报名参军,江轸光也给在上海交通大学读书的二儿子江山写信,要求儿子立即报名,投笔从戎,保家卫国。江山后来成为军工专家,也是位书法家。程桂鑫告诉笔者,江山晚年得病,自知来日无多,多次关照兄弟姐妹们,把父亲留下的书画遗作无偿捐献给国家,服务社会,回归大众。

  江轸光对青年教师十分关心,经常叮嘱后学说,“搞学问的人没有什么寒暑假。”时时勉励他们勤奋求进,后来居上。有位青年教师家在山东青岛,刚到扬州中学时,因对扬州气候不适应,工作不太安心。平日,江先生经常嘘寒问暖,不时带可口的菜给他,节假日带他回家吃饭,还从思想、工作等方面全面关心他。这位青年教师被江轸光的诚心所感动,也就安心在扬州中学执教了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